_Muuhe

随性发♂疯
快乐就好❤
爱好很多,止于兴趣

留白’

   

    都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或许是众缘之中,这师徒之间的份还不够,这才落得无门无派的地步。

    听雨也是这么想的,离开烟柳桃花中的秀坊。不似师姐师妹们美名曰“历练”,从坐上驶向扬州的坊船就注定自己已孑然一身,从此便与那秀坊形同陌路,过去的几年也只能深藏心底,不为人说。

    扬州相较洛阳安定了许多,这城繁华喧闹,仿佛避世一般竟少见那烽火痕迹。如今的自己自然是比不上名剑大会上位列顶端人那般来去自如,但也不至于继续沦为乞儿靠偷抢度日。每天仅是从附近人家手里接一些有着酬劳的单子,能力的限制使到手的报酬并不丰厚,却也足够生活,对于一个十几岁的少年来说还有些许结余。

    一帆风顺的生活过得一久,自满的心情就在不知不觉中渐渐占据主态。在那天冲动接下一个剿匪任务算是为了锻炼自己,在内力后续无力,险些送命时少年见到了自己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师父。救命恩人是纯阳宫的道人,蓝白配色的道袍在剑气中猎猎做响,秋风卷起黄叶与鬓发迷了人眼,这副仙人模样就是初遇…再见面时是扬州城门旁的茶馆,上次的重伤听雨有一段时间都无法使用大部分的功力,索性去茶馆帮助那里每天如一日繁忙的老板娘。依旧是那身道袍,只不过较当时的仙人姿态多了些风尘。他从车夫的货车上翻身而下,低声道谢之后大步走向茶馆,走向听雨正在整理的目前店里唯一一张空桌。

    “是你?“

    听雨被这一声吓到,他想到过再见面时的擦肩,想过自己登门道谢时对方的疑惑,却从未想过自己会被记住。这师缘来的快,去的也快…大概在密语穿音数次依旧杳无音信,信鸽停在窗外仔细整理自己的羽翼,腿上信管中带回来仍是自己寄出的信纸,连封蜡都未曾有拆开的痕迹。

    他知道,自己又将独身一人。

    那位道人不曾告诉听雨自己的道号,只允了他称他为师,简单的一声"师父——",那人看起来宠辱不惊的面容便会浮出些许喜色,很浅…

    他出身纯阳,看着听雨的双剑沉思许久,直到离开也只教了他一套秀坊传与他不同的轻功身法,简单却帮助极大…
    他送他一匹成色甚好的绿螭骢,马驹,他说"出门在外,一匹良骑定比双脚来的便利…"。也算是他还考虑周到,送来马驹的同时也打包了足够的马草,辅以听雨的悉心照料,那小马现在倒也高大威猛,耐力极佳…

    听雨并不是没有动过上昆仑去寻找这位半吊子师父的念头,念头来的快,打消的速度也快。不知道名号无处可寻是原因之一,却不是主要。大概是年少时的经历,又或是他明白自己对于那人是个拖油瓶…无论怎样,他终究是选择自己一人走下去…

    走着,走着
    该习惯的也就习惯了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ᴗ•⸝⸝)”感谢阅读~

几年的剑三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一个能一直让我喊师父的人,自己摸爬滚打出的满级…
遗憾归遗憾,但是好在一路遇到的那些路人都无比温柔…
现在依旧手残咸鱼,希望之后可以遇见一个师父…
毕竟我收徒是除了传功丸子就一无是处了😭

评论

© _Muuh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