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Muuhe

随性发♂疯
快乐就好❤
爱好很多,止于兴趣

我丸流ー离职记录(上)

18/04/14
记录一个离职三个月的丸
和三个月之后忍不住回来的婶

ooc有/自我见解有/小学生文笔
日期分配完全不均/不会开头(爆哭
隐藏性暗堕倾向

●第0天
大概是与往日没有什么区别的一天,内番当值的诸位按照前一天由审神者安排的名单顺利的进行着,偶尔在路上见到前去工作的付丧神可能会无奈的交谈着

「今天的主上也是宅在室内,没有出来走走呢」
「是啊,明明是这样的好天气」

诸如此类

担当近侍是胁差崛川国广。因为这位审神者从来听不见前来叫她起床的声音,所以今日他也与往日一样,再礼貌性说了一句「打扰」后,便拉开审神者寝室的扇门…

“…主上?”

若不是居室内有着丝缕他熟悉的灵力,崛川甚至怀疑自己走错了地方。昨夜铺好的床铺平整,居室安静的并不像有人在的样子。

“主上?!”

倒是顾不得礼仪,崛川直接踏入居室…
果然,空无一人…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第26天
审神者长时间的离家,导致本丸中心的那棵阵眼万年樱的枝叶渐渐稀疏。最先出现不适的是体型高大的付丧神们,较其他刀剑男士们来说,他们本就需要更多的灵力供给。当代替审神者打理本丸内日常事宜的烛台切光忠与山姥切国广赶到岩融的住处时,还未进门便已听到今剑小声的啜泣和岩融无论何时依旧爽朗笑容。

“哈哈哈哈我只不过是去睡一觉,又不是离开这个地方,醒来还是可以陪你玩。”

“呜呜…这不一样的……”

门外两人体贴的等候到今剑的情绪渐渐平复,才敲门进入。简单的几句询问与嘱咐之后,岩融便陷入了真正意义的沉睡。人型的身体化作光点包覆于本体刀上,慢慢暗去…从烛台切和山姥切二人进来之后便一直沉默的今剑,小心翼翼的用指尖碰了碰安静的薙刀,感受到不同于一般兵器的温暖之后,悄悄的松了一口气。

“烛台切先生,山姥切先生…岩融的本体,还是交于你们统一保管吧…”大概是已经彻底从难过中恢复过来的今剑用以往一般活泼的声音说道

“我的话,难免在保管上会有些吃力。主人长期未归,之后应该会有其他的付丧神一起进入沉眠,统一看管会便利很多…”
“啊!这些当然是岩融刚才对我说的!虽然有些不服气但是看着他的本体…嗯…的确是抱不动呢!”

“好的,我知道了…”
烛台切双手接过那把薙刀
“…那我们就不多打扰,先行告退了”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第49天
岩融是第一个,紧接着太郎太刀与石切丸两把大太刀陷入沉睡…

或许是为了让这些付丧神们离目前不知所踪的审神者气息更近一些,烛台切光忠选择将这些本体刀们存放于原本应该是处理公文的书房里面。

随着时间推移,这间本就不算大的和室已经摆放了十振有余的刀剑。从上周开始,宗三和小夜一同送来的那把太刀来看,因灵力不足而无法维持化形的情况渐渐转移到了太刀们的身上…

“喂,你说她还会回来吗…”

光忠有些诧异的看向声音的来源,自从上次从今剑那里接岩融本体过来之后,这位付丧神就变得更加沉闷不愿交流。之前偶尔还能看到表情的脸,现在也被那层白布的阴影遮挡的严严实实…

"我知道她早晚会对身为仿品的我失去兴趣。"
山姥切将面前的白布又向下拽了拽
“时间问题罢了。”

“连认识主人最久的你都这么认为的话,那也许就是这样吧。”
烛台切看着那位打刀男士,对话题反感的心情让他不自觉的眯起了那只金眸

“若是你有意放弃的话,我大概是不介意顶替你的位置。”
“无论是近侍的身份,亦或是其他的…”

“你!…”
感受到那充满敌意的视线,被挑衅的山姥切罩布下那对碧色的眼不甘示弱的回瞪过去

大概是室内烛火还不够明亮,两人都没有注意到对方眼底漫起的不详的血色…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第56天
由于最近突发情况而一直搁置的内番,在天亮之后,便有烛台切重新组织起来,召集本丸内还能行动的付丧神们,依次安排下去

“内番当值除过锻炼修行之外,对于维持本丸也有着一定的作用。”
“在主人回来之前,还希望各位能够尽心尽责。”

搬出审神者的说明即使简洁,但对于这些付丧神们已经足够。身为刀剑,无论哪一刀种,对主君的忠诚是从来都不缺乏。

日常的工作除过出阵大概算是正常的进行了下去,这样的本丸仿佛与往常无异,如果忽略掉隔三差五便被接入书房的刀剑本体的话。

直到身为太刀的烛台切在强撑之下也承受不住长期的灵力不足而陷入沉眠以后,整个本丸的一切事宜正式全部停止。

当大俱利找到山姥切时,那位打刀正安静的跪坐在大广间位于主位侧后方专门留给近侍的位置上,不知道在思索着什么。被白布笼罩的身形被藏在阴影之中,与正午有些强烈的光线对比下,仿佛不属于这个世界。

即便大俱利伽罗的确能从这位付丧神身上感受到与以往不同的气息,但平时就独来独往的性子使他并没有开口询问的想法。“光忠沉睡之前让我转告你,‘主上那丢三落四的性子,回来时多半也会因为没有钥匙而被堵在门外,本丸的门记得不要落锁’,不过具体怎么处理还是由你断决,我没有参与其中的意思。”用那位付丧神肯定能听到的音量平淡的转述了自己被拜托的事情。

这个本丸怎么样都好,若不是因为这里的主人召唤了自己,那说不清摸不到的契约让自己待了下来,自己又怎么会被限制呢。除了同为伊达公身边的刀剑外,他所关心的一切事项均和这里毫无联系,本应该是这样的…

“若你…”
“若你,有什么…不好实施的事情,”
第一次尝试表达出这种类似关心的情感,使这位不太合群的付丧神说话难得有些磕绊
“…去找找其他人商量。”

最后一个字音结束后,大俱利的表情有一瞬间有些僵硬。坐在屋内的山姥切只是小幅度的点了下头,从头到尾没有发出一点声响。

站在大广间外的大俱利并没有看到的桌下,山姥切绷出青筋却扔紧抓着本体刀的手。逐渐沉睡的每一振刀剑无一不在提醒着他,那位审神者已经离开数日且毫无声讯,甚至有没有回来的可能性他都一概不知。

说是这所本丸的初位付丧神,但是对于那个人来说或许自己的存在也并没有十分重要。与其说是那位倚仗着本丸内的刀剑们,不如说是他们在一厢情愿的以为审神者只能依靠着自己。脱离了那位的灵力,不仅仅是这所本丸在逐渐枯竭,连拥有了人身的他们也终将沉寂。

在这所渐渐感受不到审神者灵力的本丸中,就算处在自己的最熟悉的位置上,心底的那层焦虑仍然压抑不住的疯长,伴随而来的恐惧包裹住全身,啃食着心脏…当山姥切从骨头深处渗出的疼痛中清醒过来时,发现自己正跪伏在那棵本丸中灵力中心的万年樱下…尖锐而长的指甲插入树皮当中,在树干上留下的显眼的疤痕。大概是因为这棵樱树中还有些审神者的灵力残留,在熟悉的气息中躁乱的意识渐渐得到平息…

衰弱的樱花承受不住一点点风动,纷纷扬扬的飘落下来遮挡了金发付丧神的视线…

「果然,被被你还真的是喜欢这里呀…」

像是感受到了熟悉的温度轻轻抚开自己脸上散乱的前发,在万年樱下山姥切也陷入了深眠…

明天考试先睡
晚安

感谢阅读到这里的你

评论
热度 ( 11 )

© _Muuhe | Powered by LOFTER